Home

本質與裸體

南哲會第五次于連讀書會

成大修齊大樓26305教室

2013.05.13

講者:賴俊雄、陳恒安、羅夏美老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紀錄:蔣富璧同學

賴俊雄老師:

我負責的部分是一到五十頁,〈存有的歷史〉這一章。

他從西方的裸體形上學開始講起,接著到東方。我先舉一個導引大家的例子:義大利電影《單車失竊記》,以二戰後百廢待舉的義大利為背景,是部寫實主義黑白電影。這是個簡單的故事:有一個爸爸想用單車去找工作,但家裡非常窮,最後是賣了床被套才換到單車,騎車到處貼海報,有天單車失竊了。透過這個失竊案,在二戰後貧窮、經濟衰落的情況下,人在困境時的焦慮恐懼,最後違反法律,整個人性被凸顯出來。單車連結著工作、薪水、改善家計,失竊後那位父親找朋友到處找,最後沒辦法只好偷單車,卻被抓到送警察局,還被一陣毆打,兒子知道後,跑來警察局抱住他,求警察不要打他,警察同情這個小孩,結尾父子兩人一起回家。這部片的感人之處,具有「寓言性」,像賴和的《一桿秤仔》:男主角有了這個秤,期待家裡的美好改變,秤子可以做生意,有了收入改善家計,一旦秤仔被警察大人折斷……最後大人被殺,他的下場也很慘。兩者都是日常生活很小的生活物件,卻必須撐起人性之重。簡單物件切入人性面,撞擊衝突,有了寓言性質。

而于連談的不是身體作為物件,而是借此談形上學的東西。所以裸體不只是物件,而是引領讀者思考中西方哲學底蘊的差異。像賴和用秤仔談日據時期人性困境彰顯與面對,單車失竊也是凸顯人在無助時如何面對自己與周遭事物。于連用裸體介入中西方思想底蘊的差異,這是作為漢學家的他要作的,裸體可以作為論述,闡述其對美學、思想觀的辨別。

首先我簡單說明西方的「形而上學」,它是從柏拉圖開展基底:世界分為二,形上與形下。形下是形上的copy,形上分理念與數學形式,要先理解數學才能理解形而上。形下又分自然、文學藝術等自然界的再現。形上優於形下,各種形下必有形上。下低於上例子:如椅子、床、桌子,這些物品必定有最初工匠的第一張,而後面的人就是copy。一定有第一張,在他之前沒有人。又例如賈伯斯之前沒有蘋果。創作要有idea,其來自形上世界。柏拉圖會喜歡中國山水勝過西方寫實,因為中國講氣韻,偏形而上。又或者以榕樹來說,畫它是一種再現。所以荷馬史詩是要被趕出理想國的。文學理論是再現理論,西方理論是再現和反再現的不斷循環。

而于連在談的都是形上概念。裸體成為裸體,是自身圓滿,不需再添加,作為形式整體。它和內容不同,裸體有其概念,在形上,全球可能有五十億個裸體,卻只有一個裸體概念,這就是形式。我們不能用形而下身體改其形上概念,但形下裸體可以不斷變化,但終究形式是高於內容的。用文類來看,小說、散文、戲劇,是各種形式。上千萬本小說,各種分類,但都在小說這個大框架下。又像中秋節月餅禮盒,月餅是內容,包裝就是形式,送禮時形式是很重要的。

當徐志摩回國時,投詩到期刊,出刊後他看了大罵,要出版社把所有的詩收回,因為詩的斷句完全不見,變成散文。詩的形式被拿掉就沒有詩韻,就像哈爾賓的冰柱,必須高高低低的,那音樂才會出現,所以形式很重要。「內容」在于連的語言中叫做「材料」,裸體是材料和形式的完美結合。

大寫「裸體」,是一個概念,概念做為一個本質。「本質」是書成為書的要件。以蘋果的概念來說,什麼是「蘋果性」,每個蘋果的本質,使其成為蘋果。所以在場的人,必有其本質,如使葉海煙老師成為葉海煙老師的本質。那不容更改的東西,就是「本質」。它是圓滿的本體,不多不少,一個概念底蘊存有的本質。

東西方的本質有所不同,這就是于連要強調的。以裸體的底蘊來看中西思想文化的差異。譬如東方人重倫理,西方講個人主義。裸體作為真理的開顯,真理是上帝的東西,人只有開顯和遮蔽,且當我開了這,就遮蔽了那。但何為真理?一加一等於二,是不是真理?真理是約定俗成的概念,是生產出來的。但對形上學來說,真理是先驗的。譬如相信有靈魂?上帝、靈魂是形上的存有,西方如于連,談的是先驗性,而不是傅柯所說是製造的。

若以當代哲學來看,很多我們認為是真理的其實不是真理。太陽從東方升起西方落下,這是從地球人角度來看。一加一等於二是數理,最接近真理,但這是以十進位來看的,若用別的進位方法就不對了。真理是無法被檢驗,先於檢驗,而裸體要談的是真理的圓滿性。

宗教的概念就是相信,否則就沒有宗教。

裸體開顯的是真理不是性慾。藉開顯到圓滿,知識都是開顯與遮蔽,十進位會擋住二十進位,而形上的真理就沒有這個問題。

裸體是有動作的,那是一個剎那,而剎那就是永恆。裸體開顯的是永恆性的真理,所以他認為攝影是最適合開啟的。裸體是無盡的深淵,在兩岸不斷的掉入深淵。人的意義建構都是二元,但對裸體來說,這些對立的思維,會在其開顯中,掉入它的深淵。真正的裸體沒有美醜,開顯是自我解構,不會被評論、定論意義。它開放詮釋,掉入深淵,沒有絕對。

于連把裸體這個物件形而上化。裸體與赤裸的區分在於,赤裸是印象中的身體,「小寫」的身體,來自亞當夏娃的概念,因為吃禁果有了知識。而裸體是神性的,人才要遮蓋,赤裸是人性中的動物性。動物本身就是裸體,人因為沒有衣服才叫赤裸。羞恥是動物性的。西方的神常是赤裸。人性就是由動物性和神性互相激盪,像李安的《少年PI》,前談神性,後談人性和動物性,兩者在極端撞擊下,才產生人性。

赤裸代表一種欠缺、剝奪與貧乏的狀態;而裸體代表一種自身圓滿與無盡的狀態。赤裸引發的情緒是羞辱或邪念;裸體引發的情緒是尊敬與完美。赤裸是在動作中被感受,而裸體則在靜態中被發現。

我想起以前在英國讀書,老師放三個片子,其中一個是跳舞的猛男。在隱蔽和顯露中引起騷動,展演身體,在動作中被感受。裸體必須是凝固的,真理必須在寧靜中被發現。它是概念、本質,是圓滿。在停止的姿態中,去連結到整個裸體的無盡性、圓滿性、真理性,而支撐起它的美。那不是赤裸的,兩者差別在於,裸體本身不需遮蓋。

本章的後半部,于連開始鋪陳中西方裸體的差異。他說東方沒有裸體,不可能有,我們重視臉龐,尤其眼神。赤裸一定是春宮畫才有。西方重視「理型」(logos),是形而上成為形而上的東西。西方談比例、結構,身體作為透視、數理幾何的再現,重視肌肉皮膚等,而產生裸體的幾何化。西方的身體眼中無睛,去個人化、去時間化、無人性的存有。東方則重視眼睛。西方談思考力;而東方重頓悟,不強調美的邏輯性。我們常喜歡講一種feeling。東方談生生不息的運行,那在眉目的眼神的姿態中展現。中國裸體談氣、韻、神情。

這些是于連很大的貢獻,他點出這樣的差異判斷。藉由東方的「不可能」,才發現西方的「可能」,而兩者都有本源可探討。整本書是現象學式的觀察。

東方沒有形上的存有學,使我們無法領會大寫裸體。我們的裸體就是肉體,物化成次等的,達不到大寫裸體的神聖可能。西方因為有存有學的基礎,才有開展的可能。

羅夏美老師:

我負責第二章〈不可能的裸體〉前半部。首先我整體出他幾個要點:

中國主流傳統藝術

講求傳神而非形似

沒有裸體只有赤裸

講求氣韻不講求美

中國講一團能量的個體化過程,我們會談的是道、氣韻、傳神、微妙、言外之意。于連非常纏繞細膩的去推演一個概念,把中國印象式的批評,清晰的表達出來。中國畫家講心意相交,神會、徵兆、圖示性;西方是要揭露形象、型塑。

我在中文系,也上過中國藝術、書法篆刻。閱讀時我一直不斷有些疑問:

一、中國繪畫的主流、傳統?

他所舉例的都是唐、北宋工筆-南宋文人畫。但北宋〈清明上河圖〉來看,難道裡面沒有講到形式嗎?它和文人畫不同路數,是中國傳統工筆的高峰。又譬如宋代的水月觀音像,非常具體,有透視、比例和諧性。而于連舉的春宮畫,形容他們是兩個布袋,這其實畫得挺醜。中國也有畫得很好,而且實體的。

二、中國書法除狂草之外的字體?

書法史上十一家,傳神之外也重形似、線條、個性與美感。于連把中國書法集中在狂草。但中國書法個家不同,像黃庭堅、有個性、比例秀氣、卻被排在第11名,又如宋徽宗的字,瘦金體。我認為這排名是有問題的。

三、中國真沒有裸體藝術嗎?

其實兩千年之後,有很多出土文物。如漢朝的裸體畫,畫在各種素材上。有有裸體舞女,相傳中國第一個裸體模特兒。也有裸體雕塑以孕婦為主角的。

于連的舉例就好像是我們讀《紅樓夢》,它非常美麗,但上面有個斑點,是〈劉姥姥進大觀園〉,而每次我們都切那塊來讀,讓人以為《紅樓夢》只是如此。于連企圖提出普遍性的觀點,這是非常困難的,但我們還是必須提出懷疑。

陳恒安老師:

我認為閱讀于連要從一個更廣的位置來看,兩位都提到,他的提問方式、寫作方法,如迂迴、間距等書都是方法學的提問。誰有什麼,我沒什麼?這就是很好的提問方式。羅老師也提到,他走了很多地方,才問到為什麼我有裸體。透過這種差異刺激,來檢討我們不加思索的習慣預設,這是很好的。

科學歷史學界也在爭論,中國為什麼沒有科學革命?但有人說,這樣問不對。應該問,西方為什麼有科學革命?

第二、這裡很多中文系,當我們思考西方文化時必須注意,一是希臘、二是基督教,他們經過中世紀磨合,成為西方文化的基底。于連講的是基督教的身體,摩西說上帝以自身形象造人,所以人是有神性的。

第三、我覺得于連沒有錯,他把西方與中方對照時,他有特定的選擇,我覺得西方哲學被他集中在being這種固定的東西,但西方還有流變的部分,他就沒談到。他選定兩種極端來對照,是一種策略,在西方也有畫得很醜,很不像的。這樣不對等的材料是問題,在比較時,的確會感覺不太對。

第四、我覺得于連有一個問題,他希望談一個永恆的形上學,最後斷定中國沒有,沒辦法談裸體。自然是文化最好的掩護,使我能輕易的加以遺忘。他用裸體談永恆狀態,用本質來迴避文化的問題,但依然沒有逃開西方文化,雖然他是有意識在反省它。

繼續來談西方裸體問題,其概念是描繪理想中的自然,解剖或是藝術、圖片雖然很形似,但它是形似理論,不是形似自然。他們的圖裡都是完美對稱。柏拉圖的理型概念,自然是感官,超自然是理念的,而每個椅子的特點是感官。形上學是metaphysical,身體是表現的媒介,比例對稱協調,來自更高的數學抽象領域。身體的美是後面的展現西方概念中靈魂的美,表彰後面形上的概念。身體和後面代表的是不能分開的,這也是認知科學中最想知道的問題。

還有一個問題,中國不能說沒有形上學,它是類似道德形上學,和西方的自然形上學不同。道不道德,就是自不自然。人跟禽獸有何不同?中國人面對自然時,和西方人從中汲取的不一樣。當我們接受于連的概念時,我們必須釐清兩者的範疇是否相同,用字有沒有混淆?

中國的氣的概念,有清濁正邪,好壞善惡,這是我們認識身體的方式。但西方可能就很難理解。西方早期有些講法和中國很接近,在十七世紀後,解剖學占據發言權,那些說法就漸漸失去優勢。

方法學上是否有抓錯的問題,法國人很喜歡用很有趣的字,而德國字硬梆梆。它的好處是,語言的問題,會刺激我們反省對固有的想法。若中國只是看完然後接受,就沒有于連說的深化或拓展間距的可能性。

郭正宜老師:

像于連這樣的極端對比的寫作方式,用在論文好嗎?

陳恒安老師:

我必須說,這不是他第一本作品,而且他是慢慢累積出來的。如果我們這樣寫不是一砲而紅就是死定。

李育霖老師:

我認為他不是做極端的比較,而是一種哲學的提問方式。不是一種比較,而是思想上的。像他所說,如何同時作為一個漢學家和哲學家?如果用傳統的比較文學的方式批評他,是失之毫釐,差之千里。而像剛剛關於寫論文,當于連之所以是于連時,他可以這樣寫。

廖玉如老師:

我要回應正宜之前導讀《勢》時,他也提到裡面沒有照顧到朝代。但我想于連他在乎的是兩個體系的文化,整個西方,東方的差異。這麼大的比較時,其中一定有沒辦法照顧到的,但沒有整體也沒辦法比較。再來是回應夏美所提問的,難到中國沒有裸體?我想可惜剛剛的舉例,那些新出土的文物沒有照片。朱利安在想的是哲學思索下的裸體,夏美說的那些裸體,它只是赤裸,希臘的裸體我們仍可看到女性的陽剛,比後代較陽剛,一開始他就不是要表現個人差異,奧林匹克的第一名才可變成模特兒,他們代表理想美、真相美、最好的,不可再添增了。這和中國的裸體是不太一樣,像敦煌有很多裸體,受印度影響,其實是很色情,注重男女交合且很赤裸的,是宗教的,和西方概念是不同的。西方是一個最圓滿的概念。中國的出土還是要看雕塑的內容才可比較。

再來夏美說,他舉的都是草書,我們很有名的書法家,當其和第二流做比較時,我們喜歡的是第二流,但為何偏是他們有名?中國的字不在字形,是整個氣韻、個性。美不美是其次。再來說到為何都是文人畫,晉朝顧愷之的畫著重氣,文人畫是南宋之後,但北宋范寬,不像南宋飄渺,他是氣勢磅礡,有一種氣流在畫中運作。文人畫到南宋才開始,但中國一直很重視這個。〈清明上河圖〉沒錯很生活化,但錯落有致中不是填滿的,不像西方,他們很少留白,留白留有餘韻、空間。空間又是從陰陽、易經而來,是流動的,講求和自然的流動性。和孔子著重仁,但仁這個字其實是兩個人,是兩個人互動,你來我往,中國文化就在其中,我在其中。西方主客體非常明顯,你是一個標的物,我學習我想超越,我在看你,我是一個固定體。和中國的流動式不同。

于連書這樣讀下來,我非常佩服他,能看到中西方這麼多差異。他會忽略掉我們還有某方面,但他舉這個,難道他不知道其他的嗎?我不相信,他是舉出一個整體性,看出差異。

陳恆安老師:

介紹大家看Andreas Vesalius的圖畫,多是關於解剖、死亡象徵,不像今天解剖學圖樣中的機械象徵。

翁文嫻老師:

我覺得裸體是一種本質的象徵,它應該不只是人的裸體,他只說西方繪畫史上,裸體是特別顯著,再現神聖的真理,但在自然中呈現的物品,它也是一種裸體的概念,它也會呈現上帝神聖的本質。于連不該只說人類的裸體,這是他這本書裡我最困惑的地方。

賴俊雄老師:

這必須講到西方的兩大支柱系統,猶太神祕思想、哲學,和希臘存有學兩種。于連的說法是希臘存有學,裸體作為真理的展現,他不遮掩,遮掩開顯是再現的問題,每個再現都是遮掩。沒有一個藝術品能呈現美的概念。反觀歷史還是在希臘的整體,講全然本質。那回到你的問題,他只能放在希臘的存有學,因為在猶太存有學時,永遠是遮蔽,就是主永遠不會來的。基督教認為耶穌是救世主,猶太不認為。他們不認聖誕節。西方的真理無盡性是可看到的;猶太是神祕的無盡性。作為他者,他者是猶太的絕對他者、第三者。那真理是不開顯的,都是遮蓋的,猶太的裸體是沒有自明性,強調整體的無盡性。

萬物都是裸體,神學裡才會把任何東西都歸是上帝的,所以人有神性。但在猶太學裡成立,放在希臘裡是必須搭上一個硬的存有,因此只有人有思考力,只有人有裸體,這當中還是有屬於人文主義的思考。

翁文嫻老師:

裸體的觀念對我來說非常陌生,非常有間距。在中國思維上,是非常例外的、很難出現的觀念。我們之間是有氣韻的流動,但讀得不好時,就變成《功效論》。這種本質的觀念,當我們在外國生活時,的確有裸體與本質的觀念。有間距、威力的觀念,即使去接近它,也是很受不了的。那是一種人和人的直接性,法國生活中有一種思辨能力,常有對立,所以才有沙龍,好像總是在找碴。他看到問題中很本質的問題,他覺得你沒看到,就一直講。我們文化就很難產生出這個,而且我們也很難看到那個優點。你們讀西方哲學的是否較能接受?

賴俊雄老師:

也許接受度高一點,有相容性。

陳海茵同學:

關於中國裸體,我想到的都是和神話有關。剛那些例子都很動態,是生命力的開展,神話中很重視生命力的影響,性如果把它置入于連的討論,我覺得它就是赤裸而不是裸體,就是性蓬勃的生命力。

賴俊雄老師:

生命力是內容,它是形式中的內容。那些東西生成的核心就是生命力,form是最高善跟美的境界,境界就會是一種靜態。這沒有優劣問題,只是說他能從小的裸體看出中西底蘊差異。

學生:

我想回應翁老師提到的,中西交往不同的間距,我遇過來自美國的同學,氣場很展開,而我比較保留,他的語言是直線前進,我是迂迴轉彎的。好像文化跟語言是有很大相關。

葉海煙老師:

我感覺中國比較喜歡若隱若現,不能完全開顯,時遮時現。西方神話說,上帝造人是依他的形體,形式內容都有。中國是女媧用鞭子往泥巴裡打出來,打是動態。變動形上學、道德形上學。最後做個總結,我認為我們中西彼此應該相互欣賞包容,沈教授說現代哲學應該慷慨、包容感謝,人類的無私奉獻。裸體衣服皆能揭露光明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